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我大哥尸体在哪

第二百九十九章 我大哥尸体在哪

不想错过《顶点小说》更新?安装顶点小说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两仪神道书。
  
  日月交替,四季分明;
  
  阴阳循环,神道自成。
  
  两仪神道书,抱丹境之后便可修习的主功法,陆北穿越之前,便选择了此功法作为过渡期功法,圆满可突破化神。
  
  平心而论,两仪神道书对基础属性加成不多,技能也中规中矩,在诸多主功法中,各项加成平平无奇,不是什么厉害的主功法。
  
  但大神玩家的攻略推进,绝大多数玩家都会选择两仪神道书作为主功法,原因很简单,这门功法能自行运转,下线也能后台修炼,若是再辅以经验升级,啧啧……玩家们很难拒绝。
  
  两仪神道书获取不算复杂,长明府书房就有收藏,赵施然能搞到这本秘籍,陆北并不意外。
  
  他装模作样翻看起来,一目十行,片刻后皱眉将秘籍吞入口中。
  
  “陆掌门,这是何意?”赵施然诧异道。
  
  “功法是不错,但起点太低,终点更低,赵掌门已有先天境修为,修习这门上不上下不下的功法,未免太委屈了自己。”陆北解释道。
  
  “此事我也清楚,但修行功法千金难求,且我此前荒废资质多年,即便寻得高深法门,修行也无力为继。”赵施然苦笑摇头,她没得选。
  
  其实,相比于两仪神道书,她更倾向于原本的修习功法,多年苦熬,直接弃而不练,着实浪费了体内积攒的阴气和灵气。
  
  可惜,陆北拒绝了,不愿借她一道阳气。
  
  去找别人……
  
  算了,还是研究一下两仪神道书吧。
  
  “也不是一点办法没有!”
  
  陆北目光灼灼盯着赵施然,扔下手中鱼竿,抬手朝其肩膀按去。
  
  赵施然下意识退后半步,想到了什么,低头原地不动,任凭陆北从她肩膀摸至手臂,一路来到双掌。
  
  “重阴少阳,非功法所能,想来赵掌门的体质亦是万里挑一。”陆北惊叹一声,万里挑一的炉鼎,这妹子也太悲剧了。
  
  赵施然点点头,关于自身体质,她比谁都清楚。来找陆北借阳气,也没打算让陆北白忙一场,具体是谁赚,还真不好。
  
  “赵掌门,你随我来,我这里有一门功法,或许很适合你。”
  
  陆北挥手收好渔具,快步朝地宫静室走去,今天没有空军,钓到一个主动上门送经验小姐姐。
  
  出于对陆北的信任,赵施然也没多什么,随他来到静室,盘膝坐好,静等陆北传功。
  
  陆北立在赵施然身后,掌贴天灵,传音入法,一边讲述功法奥义,一边为其调整体内灵气。
  
  “赵掌门,我所授功法名为‘太阴杀势道’,立意高深,为当朝帝师太傅所创,你记在心头,切莫传于第三者。”
  
  “帝师太傅……”
  
  赵施然身躯一震,不可置信睁开秀目,眼中满是憧憬。
  
  和白锦一样,她也是帝师太傅的小迷妹,武周女修士,老一辈就不谈了,后来者大抵都是如此。
  
  意识到功法的珍贵,她并指立誓,许诺绝不外传,若无陆北授意,纵有魂飞魄散也只字不提。
  
  陆北满意点点头,继续道:“丑话在前头,这门功法我也在练,多多少少都有些诡异,太傅所求和绝大多数修士所求大相径庭,日后修行若有疑惑,莫要擅自摸索,切记先行和我商量。”
  
  这些,无非是陆北觉得太阴杀势道功法残缺,生怕赵施然练着练着就走火入魔了。
  
  好在问题不大,有他在,无需担忧入魔的可能。
  
  而功法残缺的问题,过年时候,他准备去一趟京师,除了给狐二请安,另有拜会帝师太傅的想法。
  
  如果有可能的话,这位女强人的大长腿,他也要抱一抱。
  
  修仙嘛,做挂件不磕碜!
  
  至于赵施然就简单了,风险由他来扛,赵施然乖乖修炼,为他提供修行经验即可。
  
  前期他带赵施然起飞,后期大家互惠互利,一起飞。
  
  公平公正,你好我也好,不存在占便宜,赵掌门是个可怜人,陆北一向对她颇为怜惜,除了第一次窃取谪仙技能的时候把她揍了一顿,之后连她一个指甲盖都没碰过。宁可背负兄友弟恭的骂名,把所有的委屈都给狐三,也没想着再揍她第二回。
  
  于心不忍。
  
  相比之下,揍狐三就没那么多心理障碍了。
  
  你一个当大哥的,长辣么漂亮干什么,,是不是不怀好意,妄想掰弯自家贤弟?
  
  功法传授完毕,陆北深吸一口气,盘膝坐在赵施然身后,掌贴后背,铺开黑白两色游鱼。
  
  “赵掌门,太阴杀势道晦涩难明,纵有我在旁指教,练至精深也需数十年苦修,你困于先天境多年,怕是更加耗时,所以……”
  
  到这,陆北顿了顿,阴阳双鱼游走,牵连赵施然的气息向着自己靠拢。
  
  双修什么的,直接出口太涩情了,他希望赵施然自己领会。
  
  彼此气息相近,赵施然当即明白了陆北的意思,心头淡淡一笑,她连借阳气的念头都有了,元神双修又有何妨。
  
  她没看走眼,陆北固然不懂情趣,话也不好听,以前还揍过她,但其实是个好男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