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开局赘入深渊 > 94.纷华京城终归宋,端坐人间望天穹

94.纷华京城终归宋,端坐人间望天穹

不想错过《顶点小说》更新?安装顶点小说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镇。
  
  午夜。
  
  白山心有所感,从床上爬起,来到厢房门前,探手伸向门扉,准备打开。
  
  今晚,宋小娘子和岳母同睡,所以也不用担心惊醒什么的。
  
  门外的过道幽黑深邃,安静无比,两端一往梯口,一往窗口,都带着黯淡的光,箍出个光弧轮廓。
  
  黑暗里,站着一个女人。
  
  女人低着头,看着血浆般的绣花鞋,滑腻的脚面儿很白很白。
  
  女人在笑,笑的咧开了两排细碎而森然的牙齿。
  
  而当房门打开的刹那。
  
  女人乳燕投林般地扑了进去,将门里开门的少年扑倒在地,然后绣花鞋轻轻一勾便又让厢房门扉阴恻恻地关上了。
  
  白山:......
  
  小梅:(*^▽^*)
  
  白山动了两下,却只觉身上压着一座山,不禁轻叹一口气,小梅姑娘果然还是那个小梅姑娘,一点都不陌生,白天的时候装作不认识,一到晚上就原形毕露了。
  
  本来他看到小梅姑娘还挺开心的,因为在这样一个危险的世界里,身边能多出一个小梅姑娘这样的女“人”,实在是一件开心的事。
  
  可现在...他有些无奈。
  
  “小梅姑娘,你还要坐到什么时候?”
  
  “唔...”小梅开始认真地思考她准备坐多久。
  
  白山看她这较真的表情,很是无语,直接道:“起来。”
  
  小梅姑娘委屈道:“我在吸阳气。”
  
  白山道:“要吸就好好吸。”
  
  事实上,他也喜欢被吸阳气,因为自从练了【极阳章】后,他就觉得身体里都是火,虽然能控制住,可还是嫌热。
  
  他要灭火,小梅姑娘要吸阳,刚好对口,算是双赢。
  
  不过这姿势,他不能接受。
  
  小梅姑娘思索了下,娇羞道:“那...那换个姿势?”
  
  白山道:“先起来再说。”
  
  片刻后。
  
  两人坐到桌前。
  
  小梅挽着他胳膊,半贴在他身上,以增大“阳气吸收功率”。
  
  固定好姿势,她才从怀里抓出个漆黑的令牌,递给白山,“姑爷,你的武道令我也给你带过来了,信息有更新过,你看看。”
  
  白山接过令牌,查看了下。
  
  【白山】
  
  【身份:宋家赘婿】
  
  【境界:五品】
  
  【虎形拳(锻体级)(府级)(桃花县登记)】
  
  【焚原心法(真气心法)(州级)(桃花县登记)】
  
  改变不小。
  
  首先是境界,直接从“不入流”变成了“五品”,而这正是他现在的境界,可以说是“真实申报”了。
  
  功法有些出入,原来的【清光心法】没了,换成了【焚原心法】。
  
  【焚原心法】本就是阳属性心法,也讲究爆发,正好也和白山现在的力量“类似”,可以说已经是“尽量真实”了。
  
  白山满意地收起武道令,放入芥子袋。
  
  小梅姑娘媚声道:“姑爷,我现在是你岳母的贴身丫鬟,不过你岳母很快就会把我赏赐给你,以后就住你院子里了。”
  
  “我肯定会和宁宁住一起。”
  
  “我服侍你们两个呀。”
  
  “你服侍?”
  
  “是呀。”
  
  “...”白山沉默了下,又道,“宁宁怎么不认识你了?妙妙姐也不认识你了。”
  
  小梅道:“小姐离开她身体时,带走了些记忆,她的印象自然会慢慢模糊了,也自然不会记得我。
  
  可是,她却会记得被小姐附身的那段过程,那段过程无法让她遗忘。
  
  我们要做的,就是不让她把这段历程说出来,不让这事儿被仙人知道。
  
  难度不大,对我来说,就是放假。”
  
  白山点点头,果然...看守宋幽宁的任务也不止是他一个人在执行。
  
  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看守的主力也不是他。
  
  他的最大作用只是“填补空缺”。
  
  毕竟,对于一个家主的女子来说,母亲、相公、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而他就是填补了“相公”的空缺。
  
  想明白这点,他便不再纠缠,而是从怀里掏出“炎陀秘境出品”的那张古朴面具,放到木桌上,礼貌地问道:“小梅姑娘,请问你认识这东西吗?”
  
  小梅姑娘直接抓起面具,桃花眼微微眯着,反复看了会儿道:“这是心魔面具。”
  
  “心魔面具?那是什么?”
  
  “修炼到了一定境界,就要度心魔劫,但心魔...其实是杀不死的,只能封住,所以就显化成了面具。
  
  这面具里,藏着心魔,也藏着一些传承,戴上会可以借用一些强大的力量,也会被心魔蛊惑,而容易发疯。”
  
  “心魔为什么杀不死?”
  
  “姑爷,你怕死吗?”
  
  “怕。谁不怕死?”
  
  “你看,心魔来了吧。”小梅姑娘媚声道,“求长生,是因为不想死,可若你不想死,你就杀不死心魔。”
  
  “这也行?”
  
  “姑爷,你觉得什么叫心魔?”
  
  “直说,别用提问式...”
  
  “人有许多念头,而一旦择定了一个念头,那这个念头就是正道,其余的...就是魔。”
  
  白山:......
  
  “这是要把人练成一个无情无欲,只有一个念头的傻子吗?”
  
  “不是这样的,哎呀,真是和你讲不清。反正姑爷,这面具你别乱戴。”
  
  白山抓起那古朴面具,无语道:“那我要它何用?”
  
  小梅姑娘阴兮兮地笑了起来,“先把面具收起来。”
  
  白山收起面具。
  
  小梅媚笑道:“你可以吓它呀。”
  
  “细说。”
  
  “你可以说,如果它不肯借用力量,你就毁了它。
  
  它除了引诱人之外,其余的智力和一两岁的小孩差不多,又不知道你毁不了它。
  
  不过,次数不能用多。
  
  多了,它也许就不上当了。
  
  不过,说不定碰到傻的,可能会一直上当。”
  
  白山:......
  
  果然,小梅姑娘是个见多识广的伟大鉴定姬,之前头疼了好久、且难以去验证的问题一下子就迎刃而解了。
  
  ...
  
  ...
  
  接下来几天,宋小娘子都和岳母睡一起。
  
  白山每晚也都是无奈地迎来小浪货的光临。
  
  在桃花县的时候,小浪货还会回那四重古阁里,现在...她显然是脱离了“组织的第一梯队”,在外浪起来了,也不需要再回哪儿了。
  
  而之前,白山用以摆脱小浪货的“需要修炼”的借口也是没办法用了,因为...他【极阳章】已经练好了。
  
  又是一晚。
  
  白山躺在厢房床上,听着街市上的热闹。
  
  这里距离京城越来越近了,城市也越来越繁华了,在之前几个小镇或是城市里,到了这个时间街道上早就静悄悄了,这里居然还依然喧闹着。
  
  正听着,门扉被阴恻恻地推开了,又小声关上。
  
  小浪货不顾地形,直接上了床,抱住了白山的胳膊,开始汲取阳气。
  
  白山苦笑一声,不过他也没办法。
  
  在后来的聊天里,他大概是知道境界到了一定层次会需求一些“特殊的气”,而小梅姑娘这种需要的“特殊的气”正是“阳气”。
  
  那么,其实小梅姑娘抱着他胳膊,只是在修炼而已。
  
  小梅姑娘是做正经事,而且姿势也得到了规范化,从压着、骑着变成只是单纯地挽着胳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