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晚唐浮生 > 第四十二章 乱

第四十二章 乱

不想错过《顶点小说》更新?安装顶点小说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前方的消息陆陆续续传了回来。
  
  此时邵树德已驻军淠水西岸,终日沿河巡视,查探地形。有几次,甚至还渡河东进,登上山岭,俯瞰地势。
  
  不当厮杀汉好多年,此番亲自在一线带兵,其实感觉还不错。
  
  人一旦到了高位,当上一个势力的最高统帅,各方面压力袭来,亲征的机会会越来越少。
  
  便是亲征了,多半也驻跸在某处,不会上一线,失去了很多经历,同时也给手下大将创造了刷功劳、涨威望的机会。
  
  “大帅,寿春看着诱人,但不可掉以轻心啊。各方势力争夺倾轧之所,不如敬而远之,观望风色。”刚刚涉水渡过淠水,抵达了西岸,陈诚有些后怕地看着东面的群山与林泽,那里仿佛隐藏着无数的梁军,随时会扑过来,将他们斫成肉泥。
  
  “我还没失心疯。就这一万新卒,如何拿下寿春?”邵树德指着远处正在操练的军士,说道:“眼下不过是主动出击,就食于敌,迟滞贼军,给淮北的两万人马撤回来的时间罢了。”
  
  义从军、天雄军两部,都是战力不错的老部队。他们渡过了汝水,与梁军隔河相望。
  
  这里是足足一万五千步兵,外加来自襄阳的一千一百骑兵,万一搞成河阳之战的复刻,被梁人追着屁股撕咬,那也太难受了。
  
  崔洪部数千人已经抵达了淮水南岸,军士们心下稍定。花了两三天时间整顿后,又渡河北上,接应尚在褒信县强迁百姓旳赵匡璘部随州兵,大军徐徐后退,有人阻敌,有人扰敌,相对较为从容。
  
  根据最新收到的一份情报,义从、天雄二军也开始交替掩护,分批南撤了。
  
  杨师厚就几千人,不敢追,在汝水北岸目送。
  
  传闻中丁会派了数千人东进蔡州的,但一直没见到,也不知道如今运动到了何处。
  
  牛礼只能不断把斥候游骑往外撒,但一无所获,现在他怀疑丁会到底有没有分兵过来。莫不是被折宗本粘住了,暂时抽不出兵力?
  
  拷讯俘虏得到的另外一份情报就是,汴州拼凑了一部分人马,由庞师古统带,南下蔡州。这一路至少有一半路程可以乘船,行军速度很快,剩下一半走路,就不是太远了,让人颇为警惕。
  
  如此看来,梁人的作战意图其实很明了——
  
  夏军北上攻入蔡州,确实让他们措手不及。但他们的应对也很快,顺势而为,以蔡州为饵,吸引夏军主力北上,随后派庞师古部南下,作为蔡州守军的后援,让他们知道外有援兵,不至于三城陷落。
  
  与此同时,丁会可能也会分一部分兵马东进,侧翼威胁围城的夏军,动摇夏军士气。
  
  最后,还有一个大杀招,那就是徐、宿兵马顺着河流南下,由氏叔琮统帅,至淮河流域集结,然后走南岸,入寿州,攻占申、光,截断围城夏军的归路,将这两万人全部包围在淮水北岸。
  
  大方略没有问题,确实是在战事突发之后能够做出的不错的方案。但各部之间需要极好的配合,尤其是要等氏叔琮那一路的兵马到位,此时庞师古、丁会、杨师厚再发难,可收到奇效——在得知淮水南岸的后路已被截断的情况下,攻城的夏军定然士气大跌,随后梁军各部主动出击,打一个歼灭战是大概率事情。
  
  在这个方略中,杨行密肯定提供了一定的便利,这就很耐人寻味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呢?或许,扬州方面内部也一定很矛盾吧,意见未必就统一了。
  
  远处传来了高亢的喊杀声,那是士兵在操练。
  
  邵树德策马驰了过去,静静观看。
  
  这不是他熟悉的部队。如果是在铁林、武威等老部队,他走入人群之中,能够得到将士们的欢呼。
  
  但在这些新募军士中,他的威望还没有建立,士兵们也未必信赖他。
  
  这一来一去,就差了好多。士气,始终是战斗力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郑勇在军阵旁走来走去。
  
  他最近的压力很大。作为亲兵十将,与主帅本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家中的豪宅,大王赏赐的。美姬,亦是大王赏赐的。诸多钱帛,还是大王赏赐的。
  
  这些仅仅只是财货方面——确实,美姬、小妾,在时人眼里,就是“财货”。
  
  走到哪里,别人都毕恭毕敬,说话十分客气,更有诸多谄媚巴结者。
  
  享受了这么多好处,关键时刻就要体现出价值,不然就得被别人戳脊梁骨,这是他不愿意接受的。
  
  所以,训练这批新兵,他十分尽心。以期能尽快提高战斗力,发挥作用。
  
  邵树德看出了郑勇的焦虑,对新兵的训练进度也十分满意。给你机会了,就要把握住。带一万人,不知道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呢,哪怕是新兵。
  
  “大帅,折将军传回了好几份军报。”李忠一路小跑,恭敬地递上了一摞牒文。
  
  “做亲兵十将,与做一般的军将不同吧?累是够累的。”邵树德接过牒文,随口问道。
  
  “末将能统亲兵,那是三世修来的福气,自当尽心竭力,岂敢言累。”李忠回道。
  
  “和你阿父一个德行。”邵树德大笑,不再说话,仔细看了起来。
  
  折从古带了两千骑,进入安丰县境内后,没遇到任何阻拦。相反,梁人对他们的到来猝不及防,被劫掠了一些粮草,杀伤了少量人员。
  
  随后,他们又快速北上,沿着淝水突进,路上又突袭了一支梁军运粮队伍,杀伤夫子百余人,余众一哄而散。
  
  三月初二,抵达了寿州左近,这时候终于遇到了梁军大队。
  
  他们出动了三千多步卒、数百骑兵,试图驱赶。
  
  折从古没与他们过多纠缠,只与对方骑兵厮杀了一场,随后便西蹿,沿着淮水一路前行。
  
  一路上,看到淮河水面上密密麻麻的船只,大致估算了一下,光他们沿途看到的,估计就运了不下五万斛粮草或等重军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