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噩梦少女 > 二十五章

二十五章

不想错过《顶点小说》更新?安装顶点小说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搞了半天,吴千妮在编故事呢,
  “没人告诉你不能随便拿别人东西吗?!”
  “看一下嘛,这么小气干嘛?不就编个小故事,有什么不给看的”黄雅婷辩驳道。
  吴千妮“我有说给你看了吗?就上来抢,一点礼貌都没有!”
  “哎呀!大家都这么熟了,看下会怎样?”
  “谁给你熟!还给我!”
  吴千妮正要抢回去,黄雅婷一顺手递给了祁木莱,看了吴千妮的小说,祁木莱:这是什么沙雕?见吴千妮过来抢,又传回给黄雅婷。
  “这是一百万,你拿着,马上离开我的儿子!”黄雅婷接过本子,一手阻拦吴千妮把本子拿回去,一边声情并茂的念了出来。
  “不!我和你儿子是真心相爱的!”祁木莱接过本子,面无表情的念出下一句,配合黄雅婷的表演。
  “既然如此就叫妈吧!”黄雅婷嗓喉感情丰富的念到,
  “那你还是给我一百万吧!”祁木莱依旧面无表情。
  黄雅婷“为什么?叫我妈很委屈你?”
  祁木莱突然咆哮起来“我也想叫啊!是我不想叫吗?关键是咱俩差不多年纪,你还是我小学同学,叫你妈我心里隔应啊,一百万给我!还是和你儿子分手吧!”
  祁木莱这声咆哮瞬间引来了全班同学的瞩目,全班人面面相觑。
  “黄雅婷是叶梓新后妈?!”
  叶梓新:???
  穷逼唐陆“你家有一百万?!”
  “她们又在玩啥?”
  “造孽啊!造孽啊!”
  “冤孽!冤孽!”
  “还给我!”经过吴千妮的不懈努力,终于把本子抢回去了,可惜已经给念出来了,为时已晚啊。
  “我是不是吼太大声了?”
  黄雅婷“你这不是废话吗?就差没给隔壁班听见了!”
  祁木莱闻言郑重地拍了拍黄雅婷的肩膀,“勇敢点!当人后妈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没偷没抢的,不就是比你大个几十岁吗?那有啥?反正过几年财产都你的了!”
  黄雅婷“别逼我打你”
  黄雅婷还没动手,祁木莱就被叶梓新揪过去了。
  另一边吴千妮气愤的把本子放进了书包,矛头直指黄雅婷“没人告诉过你不能随便动别人东西吗?你妈怎么教的你?”
  黄雅婷“不就看一下嘛,你害什么臊?我妈说了有好东西就是要分享!”
  被叶梓新揪住的祁木莱:好东西?
  吴千妮似信似疑的看着黄雅婷,然后很小声的问了句“你也觉得我写的不错?”
  惹的认真学习的林依然看了她一眼,林依然内心:谁给她的自信?祁木莱吗?当然林依然就是林依然,纵然内心千回百转,也不会表露分毫。
  黄雅婷直言不讳“也就这样吧!”
  吴千妮瞬间变脸“谁教你乱动别人东西的?你家长辈怎么教的你?”
  黄雅婷“其实我觉得哈,你写的转折还是非常可以的,有值得称赞的地方”黄雅婷内心:以你本人的水平来说。
  吴千妮“对吧!我也这么觉得!我就知道你是个有眼光的,不然也不会这么渴望看我的作品”
  黄雅婷:我就是单纯的好奇。。。
  吴千妮拉住黄雅婷的手开始兴奋的跟她讲后续,和自己各种各样的设想。
  黄雅婷面上保持微笑,内心:怪我太单纯。
  祁木莱打着哈欠百无聊赖的听着她们聊剧情,时不时偷瞄叶梓新一眼,被发现了就假装很认真的在听这两人聊天,真是太无聊了,祁木莱都不知道自己是无聊到了什么程度,才会坐在那听吴千妮聊她的故事情节。
  祁木莱以为吴千妮的故事已经很沙雕了,直到吴千妮讲到后面的剧情,她才发现是她天真了。
  吴千妮生动的讲着无厘头的情情爱爱,祁木莱:她也有一颗极其渴望爱情的少女心吧?奈何人家刘奇看不上她,不,不是看不上,就是想吊着她吧?对,明摆着吊她呢!唉!毕竟不是谁都像我这么幸运的,想罢,祁木莱回头看了看叶梓新,他正低头做着笔记,尝尝的睫毛遮住了眼睛,祁木莱喜欢叶梓新大有可能是因为她是个睫毛控!
  祁木莱突然开始庆幸,有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着自己,并且光明正大。将来还会来爱自己,将来他们还会。。将来?为什么是将来?为什么又是将来?为什么不是现在?祁木莱讶异了,脑海里冒出来的是将来,而不是现在,难道现在不能爱吗?虽然说不能早恋(奉劝各位学子,早恋有风险,当祖国的花朵比较实在),但他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为什么不是爱呢?祁木莱确定自己很喜欢很喜欢叶梓新,但为什么不能是爱呢?为什么爱要等到将来呢?将来还会有将来吗?
  祁木莱被自己乱七八糟的思绪缠绕住了,一直到放学祁木莱都没能把自己从缠绕的思绪中解开来。
  放学了,人走的差不多了,祁木莱懒懒的趴在护墙上,丝毫没有想走的意思,突然问道“你喜欢我吗?”
  祁木莱这一问把叶梓新逗笑了“哟!咋了?陷在我的魅力里无法自拔了吗?”
  “我想确认一下”确认一下,这是真的,而不是一场青春的悸动,叶梓新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难道你没有在我的眼睛里看见过答案吗?”祁木莱楞了,是的,她看见过的,她在很早以前就看见过了,这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
  “那你爱我吗?”祁木莱再次开口问道,她很少有这样的时候,看起来冷静又清醒,只有叶梓新知道这是祁木莱的另一面,她从来都不愚蠢,只是思考的方式和常人不同,所以常常显得迟钝。
  什么是爱情呢?
  叶梓新就站在那,两个人不远不近,谁也没向前,谁也没后退,叶梓新也不去碰她,一双有神的眼睛看着祁木莱,灿若星辰,熠熠生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