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禁区之狐 > 第一章 这就是我们的家啦

第一章 这就是我们的家啦

不想错过《顶点小说》更新?安装顶点小说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胡莱带着四座奖杯和一块金牌,回到了他位于东川的家。
  
  他回来的这一天,妈妈谢兰向单位请了一天假,说要陪儿子。
  
  主任毫不犹豫就同意了。
  
  王姐没有对谢兰这种行为发表任何意见,连私底下找同事抱怨都没有。
  
  胡立新去上班了,并没有在家里等儿子回来。
  
  自从那件事情之后,他也没有辞职,但他的工作范围被调整了一下,物业公司考虑到他每次去站岗都会有很多人围观,容易造成胡乱,有不安全隐患。
  
  干脆让他坐了办公室。
  
  给他升职,不让他再继续做一线保安,而变成了管理保安的人。
  
  这样他就不用经常抛头露面了。
  
  但胡立新却在很认真考虑着是否还要继续做这份工作。
  
  主要是现在大家见到他都挺尴尬的,不管是昔日同事,还是偶尔被业主碰到。
  
  别人尴尬,他也有些尴尬。
  
  他很清楚,当他身份暴露之后,这份保安工作就已经注定要做不下去了。
  
  他倒不是说舍不得这份低声下气的工作,他只是会觉得不习惯,毕竟做了十几年的保安,已经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
  
  其实以胡莱现在的收入,就算他和妻子都不工作了,儿子也完全可以养得起。
  
  但他和妻子在这件事情上有一个共识,那就是才四五十岁的他们,还没到退休年龄,就不应该在家里靠儿子养。
  
  所以妻子那边没提辞职。反正办公室里除了王姐之外,恐怕都是她的人,她这工作做得也开心。
  
  他这边呢,则在想如果辞了现在的工作,他能做什么。
  
  这个时候他就越发后悔自己当初除了踢球之外什么都没学,以至于除了踢球,他一无所长。踢球这条路被堵死之后,他就变成了一个只能卖力气的民工……
  
  现在当他想要重新规划自己人生的时候,他发现还是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除了足球,什么也不懂啊……
  
  坐在办公室里的胡立新,看着雪白色的办公室墙壁发呆。
  
  直到他被别人说话的声音惊醒。
  
  “老胡你怎么还没走呢?”
  
  他回过神来发现办公室里走进来一个人,端着从公司餐厅里打来的盒饭打算来办公室里坐着吃晚饭。
  
  他这才意识到原来已经到了下班时间。
  
  “啊,这就走……”胡立新起身开始收拾自己的办公桌。
  
  “我要是你啊,我早就提前溜了……你说你还按时上下班干啥呀!”同事一边吃饭一边摇头,不理解胡立新。
  
  胡立新也很难对他解释清楚自己为什么还要按时来上下班,尽管他的工作清闲的可以,基本上没什么事情要忙。
  
  公司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排他这么一个特殊的员工,更不敢解雇他,所以只是把他从一线岗位调整到了办公室,却没给他安排具体的工作任务,于是他每天的工作其实就是来办公室里坐着发呆。
  
  这班上得确实没意思。
  
  胡立新很快就收拾好了自己的办公桌,其实也就是把烟盒和打火机揣到兜里,再把手机拿手上,然后就和吃饭的同事打了声招呼,迈出了办公室。
  
  在车棚里找到自己的电瓶车,戴上头盔,驶了出来。
  
  在离开之前,他远远的望了一眼小区金碧辉煌的大门,看到老范正站在台子上,对每一个下班回家的业主抬手敬礼。
  
  ※※※
  
  “我说让你爸今天别去上班了,他非要去。去也就是坐办公室,比我们那个单位还无聊……也不知道成天干嘛还按时报到准点下班的,我给你说不知道多少人背地里骂你爸爸装呢……”
  
  谢兰一边在厨房里忙碌着,一边和靠在厨房门口的儿子聊天。
  
  在外面并不宽敞的餐厅中,一张小方桌已经支好了,上面摆了几样菜,都是胡莱最喜欢吃的。
  
  番茄豌豆尖煎蛋汤,土豆烧牛肉,烂肉豇豆,辣子鸡丁。
  
  现在谢兰正在炒的是最后一道菜,一道素菜:炝炒凤尾。
  
  她本来是算着时间开始炒菜的,结果这最后一道菜都要出锅了,丈夫还没回家,她担心桌上的菜又放凉了,于是对儿子抱怨着。
  
  胡莱双手抱胸斜靠在厨房门框上,笑着对妈妈说:“嗨呀,这有什么装的?妈我给你说,我以前就不止一次想过,我要是上班了发现自己买彩票中了三个亿什么的,我绝对不辞职!我一定每天按时上班打卡,认认真真为人民服务,和公司里那些不正之风做坚决的斗争!”
  
  谢兰白了儿子一眼:“净瞎说!你这样得罪人知不知道?到时候你的同事怎么看你?你就不怕领导给你穿小鞋?”
  
  胡莱笑了:“妈,我都有三个亿做家底了,我还怕什么办公室政治,怕领导穿小鞋?”
  
  谢兰愣住了,然后仔细想了想,觉得自己之所以能够在王姐面前硬气起来,完全不用顾忌地反击王姐,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正是因为她有一个出息的儿子,换句话说,她要是因为一时冲动丢了工作,也不用担心自己家里生活过不下去。
  
  所以自然是在底气十足,每天上班都心情愉悦咯……
  
  就在这时,客厅大门传来开锁的声音,胡立新提着电瓶车头盔推门而入。
  
  胡莱回头看到了进来的胡立新,胡立新也看到了他。
  
  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却似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见状谢兰抱怨起胡立新来:“哎呀,你终于回来了,儿子就在家里呆四天,你都这么不积极,我给你说你以后想见他都未必能见到!”
  
  “就四天?”胡立新意外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嗯,明年一月就是U23亚洲杯嘛,也是明年奥运会的预选赛。所以我要去参加国奥队的集训。”胡莱对爸爸解释道。
  
  胡立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站门口干嘛?洗手吃饭!”谢兰见场面又要冷场,连忙把厨房里的最后一盘菜端上了桌,“再不吃菜都要凉了。真是的,我算着时间开始炒菜,你都能这么晚回来……”
  
  她絮絮叨叨地抱怨着,胡立新则赶紧换好鞋子,放下头盔,去厨房洗手。
  
  胡莱也挤进去盛饭。
  
  厨房里涌进来三个人,显得有些拥挤,连身都转不开。
  
  胡莱见状就忍不住说道:“妈,我这个赛季赚大钱了,咱们把房子换了吧。你看着厨房也太小了!”
  
  胡立新条件反射地想要反对自己儿子的意见:“换什么换,这不挺好的。有钱也别浪费……”
  
  他话没说完,就被妻子打断了:“哎呀,那可要抓紧时间了。还好咱们不用一家家看过去,我给你说,你爸他啊看上了一套房子,已经往人家售楼部跑了好几次,销售都认识他了!”
  
  胡立新瞪着把自己出卖了的妻子。
  
  胡莱见状笑出了声:“好啊好啊,明天咱们就去看房子,正好星期六休息。”
  
  “明天我要上班……”胡立新皱眉道。
  
  谢兰把眼睛一瞪:“上什么班?就你那工作,我给你们说,你们公司就是不知道怎么处置你了,既不能开了你,也不能继续让你去站岗,这才给你弄了一个闲职,你还真当个事儿做啊?明天请假,一起看房子去!”
  
  胡立新有些无奈,但想起办公室的白墙——他上班的时候也就是对着那堵墙发呆——最后还是点了头:“好吧。”
  
  于是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
  
  谢兰很开心,大手一挥:“开饭!”
  
  一家三口坐下来,围着并不大的饭桌,拿起各自面前的碗筷,伸向自己喜爱的菜肴。
  
  同样的一幕在他们的隔壁、楼上、楼下,在这个小区的居民楼里,在千家万户里正发生着。
  
  ※※※
  
  第二天虽然都不用上班,但谢兰还是一大早就起来给家人做早饭。
  
  当她在厨房里忙碌的时候,胡立新在厕所里一边上厕所一边抽烟。
  
  胡莱穿着秋衣秋裤从房间里跑出来,一敲门发现爸爸在厕所里抽烟,忍不住撅着屁股跳了起来:“爸,我要尿尿!”
  
  谢兰也跟着骂了起来:“胡立新你大清早地躲在厕所里抽什么烟!别占着茅坑不拉屎啊!”
  
  “出来了出来了……”胡立新很无奈地在厕所里应道,接着里面响起冲水声。
  
  当他提着裤子从里面出来瞪了儿子一眼:“早不尿晚不尿的……”
  
  胡莱一边挤进厕所,一边对爸爸嬉皮笑脸:“等换了房子就好了爸,买个大点的,整三个厕所,到时候一人一个,就不用抢了!”
  
  “你说的什么话!”胡立新很无语。“买那么大房子干什么?大部分时候都是我和你妈住……”
  
  谢兰在厨房里探头出来看到这一幕却笑了。
  
  昨天两父子刚刚见面的时候,还能感觉到他们彼此之间的尴尬,但现在坚冰已经慢慢消融,冬天终究是要过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