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天启预报 > 第八百四十四章 基本无害

第八百四十四章 基本无害

不想错过《顶点小说》更新?安装顶点小说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黑暗在沸腾。
  
  那些漆黑的咒血激荡起了涟漪,在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如此庞大的危机感刺激之下,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怖。
  
  还有近在咫尺的死亡。
  
  无数骨节摩擦的声音里,降诞之灵的身体迅速的收缩,自原本野性的猎食状态向着更加灵巧和疯狂的姿态转化。
  
  这是蜕变,从混沌的无序之中因自身的渴求,转而拟定形态,再度向着更甚的领域进行转化。
  
  穷搜那些炼金术师的源质中所存留的经验和感悟,它在自发的改变自己!
  
  就好像什么游戏的战斗精灵超进化。
  
  此刻伴随着狂乱的嘶鸣,咒血动荡,疯狂的抽取着赫利俄斯上无穷尽的灾厄,崭新的心脏开始波动。
  
  宛如鹿首一般的锋锐双角从咒血之下生长而出,黑暗延伸,彼此编制为束,再度依附在畸变的骨架之上,形成了宛如半兽半人的巨大姿态。
  
  十六条手臂从背后穿出,而在胸前,还有一张诡异的骨面浮现。
  
  降诞之灵人立而起,低头,鹿首之上的三双眼瞳迅速的游走,最后锁定在了眼前的敌人身上。
  
  火焰从躯壳之上升腾而起。
  
  纵声嘶鸣。
  
  瞬间,槐诗后退。
  
  因为原本无形的音波被赋予了实质,所过之处,一切都被那不讲道理的暴虐力量所撕碎。连目光之中都蕴藏着邪毒,在无时不刻通过注视,向着槐诗注入自己意识中那些癫狂的悲喜。
  
  转瞬之间,就已经和原本截然不同。
  
  甚至连类型都已经完全不是同一个……
  
  那是圣痕?
  
  不对,只是相似而已……应该说比圣痕更加贴近地狱的灾厄本质。
  
  它已经接近了某种灾厄的源头和原型,源自深度之下的某种力量。
  
  在数千年前,最古老的炼金术师所罗门便已经对此有所发现。
  
  他根据自己对地狱的探究,从而自纷繁的地狱大群中假定了四种不同的主要类型,四种流转的形态,合计八种不稳定的变化状态,九种展现方式,拟定了七十二个不同的成果,并以此为凭,完成了自己最后的炼金术。
  
  虽然其结果无人知晓,但他所创建的分类和推定的假想却在一直被后人引用和验证着,逐渐补足,成为了沿用至今的古老源典,被称为地狱序列。
  
  哪怕到现在,依旧有半数空缺,但其权威性却不容辩驳。而后,更有背弃了炼金术的创造主门德尔松因此而拟定了元素周期表。
  
  如今,降诞之灵的变化只能说明一点——从一开始,它就是炼金术的成果,甚至就连它此刻的成长,都在创造者的考虑之中!
  
  当这一瞬,它胸前骨面的视线和槐诗的目光产生接触的瞬间,无形的桥梁便因此而成。
  
  好像有无形的利刃刺入了灵魂,引发剧痛,瞬间,槐诗什么都听不见了。
  
  他的听觉被都夺走了!
  
  ——地狱序列第44,幻惑者·沙克斯!
  
  但是,没有任何卵用……
  
  瞬息间,极意感知代替了听觉的存在,当摒弃了听力的瞬间,无数血液就成为了槐诗感知的延伸。
  
  脚下的震动,大厅之中的风,乃至波澜的碰撞。
  
  一切都化为了幻听一般的声音在槐诗的脑中再度成型。
  
  甚至没有因半规管的紊乱而产生任何眩晕和摇晃,超限状态的身体像是最精密的机械一样,完美的施行了槐诗的意志和命令。
  
  禹步突击,踏前!
  
  毫无任何谬误的掠过十六条手臂的进攻,恨水之上,源质激荡,无穷尽的戾气中迸射电光。
  
  共鸣再度开始,所有的力量整合为一束,自槐诗手中,向前突出,扑面而来。
  
  彼此已经近在咫尺!
  
  一声轻响。
  
  恨水锋锐的裂口,笔直的贯入了降诞之灵的头颅之中。
  
  源质的波动和肉体的力量重叠在一起,火山爆发那样,将那一缕源自槐诗的血液引爆!
  
  所形成的,乃是如同火箭炮轰击一样的夸张效果。
  
  血色飞迸。
  
  庞大的缺口从降诞之灵的躯壳之上浮现,带来惨痛的创伤,令槐诗的听觉复返。
  
  恨水横扫,扰动的血色再度形成链锯,暴戾的斩碎了降诞之灵的手臂,紧接着,粗暴的贯入了它的胸腔,拉扯,令咒血喷涌而出。
  
  “不好意思,业务最近不太熟练了,实在找不到头在哪里……”
  
  槐诗凝视着脚下奋力挣扎的怪物,安慰道:“要不,咱就凑合一下吧。”
  
  咬咬牙。
  
  很快,就结束了。
  
  于是,暴虐的分解开始!
  
  咒血如涌泉一般喷薄而出,自降诞之灵的躯壳中,畸形的肉体在旋转的链锯之下迅速的分崩离析,引发嘶哑又尖锐的惨烈哀鸣。
  
  轰!
  
  在降诞之灵背后,几条残缺的手臂猛然合拢,变成巨爪,向着槐诗拍落!
  
  但断裂的肢体太多了,根本无法追得上他的速度,只是空落落的砸在大地上。
  
  在死亡的刺激之下,它已经陷入癫狂,残缺躯壳剧烈的痉挛,无数残肢和巨大的躯体毫无规则的向着四周撞出,撕裂了破碎的顶穹和四周的墙壁。
  
  将地板砸出一道又一道的裂缝。
  
  在恐惧和痛苦的灼烧之下,发狂的破坏着一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