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仙三代的日常生活 > 后记

后记

不想错过《顶点小说》更新?安装顶点小说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冷悠然晋升成神飞升入神域之后,魔衍是第一个离开的,不声不响,甚至没有与任何人打招呼,直到在场的众仙都散去了之后,万俟静初才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
  
      紧接着喧闹了不少时日的魔族三界,便归于了平静,据说,这一次魔衍是只身回到域主宫的,没有动用半点儿武力,那两位曾经作为他手下的魔族域主,就带着各自的人手,各回各家了。
  
      魔衍也没有半点儿要追究的意思,只是在招回了旧部之后,便闭关了。
  
      这些人中,最淡定的就要数鬼王了,这一次他虽然姗姗来迟,却带来了具有决定性的一身幽冥之火。
  
      带来了不属于仙界的东西,这样的做法,有违天道,对他的损伤不可谓不小,虽然冷悠然在离开前帮众人都治愈了伤势,可那点短暂的时间,对于他这样特殊的存在,效用却算不上明显,他只与万俟静初打了声招呼便回去鬼界疗伤了。
  
      和通与阳炎双双留了下来,而玉兔,却是怔怔的望着息壤消失的高空,看了很久很久,不得不说,在他心中对于冷悠然这个女主人的不满,又增加了一些。
  
      万俟静初是在冷悠然成神之后的第二年,在把域主府恢复了原貌之后,才与和通以及阳炎一起前往那个边缘小世界,把欧海恒等人接了回来的。
  
      欧海恒在得知冷悠然已经成神去往神域后,倒是没有再为难万俟静初,可却也依旧与他保持着距离。
  
      在域主府做了短暂的修整之后,他便寻上了封阳和吴川,请求二人把无象仙府的那处秘境空间,挪去了奔雷峰千里之外的那一片大型丘陵地带。
  
      并且在那里以无象仙府学院为根基,慢慢建立起了一座大型的综合学院。
  
      待得仙界的动荡归于平静之后,欧海恒便把学院交给了冷悠梵,每日里,他老人家除去修炼,陪伴妻女,以及授课之外,最常做的,便是在自己的那一方小院之中,摆上棋盘,邀上木月白等人,或是品茗,或是下棋,顺便远眺那永远被雷云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奔雷峰。
  
      属于四大世家的那些人,除了自行离开的司徒家之外,其他三家被和通和阳炎各自送回了自家的族地。
  
      炼器世家公冶家,在和通到访的当天,就恢复了与外界的联系,甚至一下子派出了不少族中子弟,这些人忽然离开,不用说,和通都知道他们是去做什么的。
  
      只是在经历过又一场仙界的浩劫之后,和通却不想再管了,他只把主动交出了手中一切权利的公冶镧带离了公冶家。
  
      与公冶镧的卸任离开不同的是符馨月。
  
      她在换取了阳炎的帮助后,可谓是以一种比上一次带离族人更为强横的姿态回归了符家,强硬的罢免了现任家主。
  
      在经过一番清洗整合之后,扶植起了一个极为年轻的小辈,坐上了家主之位,而她自己则是取代了曾经墨箓的位置,成为符家新一代的掌家老祖。
  
      其实符馨月最想扶植的家主人选是芙灵,奈何芙灵在经历了这么多,又与欧海恒以及女儿一家团聚之后,便彻底失去了争夺之心,只愿带着被逼卸任了的原符家家主一同离开。
  
      在符家的事情平息之后,阳炎才带着丹家众人,重新回到了丹家秘境,随即他也宣布了卸任,却把掌家老祖的位置,留给了丹华和丹正元共同执掌。
  
      办完这些的阳炎,连丹家的新门面在哪里都没有问过一句,就匆匆跑回了苍天域新建的域主府,每日里定时定点儿的出现在万俟静初面前,不管万俟静初在做什么,他只是坐在那,静静的喝完一盏茶便会离开。
  
      这样的日子整整持续了十年,直到冷悠然的徒弟鹤轩,被闫明和景胜两个五花大绑的抓回了域主府,万俟静初把域主之位丢给了当时只有玄仙修为的鹤轩后,便独自一人进入了冷悠然曾经用过的那间闭关室中。
  
      亲眼目送万俟静初落下了断龙石,阳炎才离开了苍天域的域主府,寻找到了当年那座他曾与万钧畅快对饮的,遍植松柏的小山,落下了一座仙府,自此过起了每日里品茗,炼丹,灌溉仙植的日子。
  
      时光悠悠,神域空荡荡的大殿之中,冷悠然顶着一头乱发,趴伏在空荡大殿中的书案之上,无力的呻吟着。
  
      “不要偷懒,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去做。”世界之灵,煽动着小翅膀,插着腰,飘在冷悠然身侧,催促道。
  
      “你就放我一天假!就一天好不好?求你了……”冷悠然目露希翼的看着世界之灵。
  
      光是理顺那本一尺来厚的书名为《神的自我修养与守则》的破书,冷悠然就整整耗费了百年的时间,那书看着是只有一尺厚,可里面的内容,却足以比拟上千个仙界最大的藏书楼。
  
      这还是最基础的,更不要说那些被规则自动码放在她书案上,似乎永远都看不完,管不过来的事情了,也是到了彼时,冷悠然才明白,什么天灾人祸,朝代更迭,甚至某个小世界,每天死多少,生多少,都要归她管。
  
      这还是她把二金以及木灵息壤都给丢出去当苦力,剩下来的。
  
      “又请假?你有点儿自觉行不行……”
  
      “神域一日,仙界一年,再下面的小世界就是十几二十年,我休息一天,搞不好哪个小世界就世界大乱了……”冷悠然双手抱头机械的接过了世界之灵早就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的话语。
  
      “知道还偷懒?”世界之灵落在书案上,小脚丫一跺,发出“嘭”的一声巨响,回荡在大殿之中。
  
      “可是这都快两百年了啊!你说的规律在哪?说好的理顺这些事情之后,找到规律,以后就可以依照规律顺其自然的,日后出现在这破书案上的事情就会越来越少的呢?”冷悠然瞪着世界之灵,控诉道。
  
      “怪我咯?要不是你自己当时头脑发热,擅自改动规则,能成现在这样?”世界之灵对着冷悠然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
  
      “巫羽留下的污秽之气,经久不散,眼看着就要聚型化灵,不改能成?”
  
      冷悠然直拿脑袋撞书案,要不是这龟毛的世界之灵,把整个世界的规则全都跟织毛衣似的勾缠成了一大片,她只要稍稍改动一点儿,就有一大片会出现变动,她又是何苦来的?
  
      怎么人家同样的大世界,只要保持最基本的平衡,就没这么多破事?真当她没偷窥过别人家的大世界是什么样的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