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都市充值系统 > 第十九章:与我何干

第十九章:与我何干

不想错过《顶点小说》更新?安装顶点小说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蓦轻轻摇头,这话一说完居然不小心笑了出来。</p>
  
      一切如同计划中行事的那样,陈蓦一个眼神下,剩下的四人心领神会,从怀中掏出的刀子,顶着三爷的喉咙和后腰,挟持着他走出了这座府邸。</p>
  
      唯一超出计划之外的,怕只有那始终抓着他衣角不肯放手的少女了。</p>
  
      但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那破碎的茶几旁边,当时少女跪下的地面上,几点泪痕正在凝结成冰,散发着异样的寒气。</p>
  
      “你要带我去哪,即使挟持我,你也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p>
  
      三爷毕竟枭雄本色,度过最初惊愕后,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他看着闷头赶路中的陈蓦,如是说道:“杀了我只会让你们处境更加艰难,所有人为了我残留下来的势力,肯定会那你们当作我死后的祭品,到时候同样小命不保。”</p>
  
      “不如我们做笔交易如何,你放了我,我保证不追究的前提下,送你一场荣华富贵。”</p>
  
      不得不说三爷把情势看得十分清楚,确实陈蓦等人在如此弱小的情况下,杀了三爷只会引火烧身,但若和三爷交易却有足够的办法暂时逃离危机,但日后却埋下了隐患。</p>
  
      是保住自己一时的性命,还是就此了断鱼死网破,说实话这是个十分简单的决定。</p>
  
      眼下自然是保命要紧,但可惜陈蓦却只是笑了笑,道:“三爷别急,我心理有点小小的想法想要验证一下,所以请三爷跟我们走一趟,一起看看人心到底是什么东西。”</p>
  
      三爷眯起眼睛神色变幻不定,韩飞虎那个大老粗他并不放在心上,但一手导演了这出戏的少年人,却让三爷感觉有些棘手。</p>
  
      接下来一路沉默前行,每个人都在怀揣着自己的心思,气氛也显得颇为沉闷。</p>
  
      最让陈蓦有些受不了的是,死命抓着自己衣角不放,一路来紧跟再自己左右的倔强少女。</p>
  
      她低头赶路,不敢有丝毫分心,甚至久久不曾有任何言语,即使呼吸急促略显疲劳不堪,但却一句话都没有,死死拽着陈蓦的衣角不放,似乎在经历了无助和绝望后,对第一个展露善意的人,产生了十分严重的依赖感。</p>
  
      这可不行啊!</p>
  
      陈蓦内心感叹,他毕竟不是这里的人,也不可能永远照顾她,毕竟自己还是个寄人篱下的可怜虫,哪里来的余力帮助另外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呢。</p>
  
      不过事情分轻重缓急,这件小事暂时掠过,主要的还是目前为止最重要的事情。</p>
  
      不知道韩飞虎那边的情况如何,希望别太过糟糕了。</p>
  
      但事实上陈蓦却完全多虑了,不知道是因为信心十足,还是抱着猫捉老鼠的恶趣味,一群人愣是在这个院落前等待了整整一个时辰,当陈蓦几人加快步伐看到那做落魄的院落时,老四老五两个老大,甚至还有闲心思在相互说笑逗闷子。</p>
  
      手下一群人也是盘腿而作,相互之间热火朝天的不知道在说着什么。</p>
  
      若不是放在一旁的刀棍,怎么看都像是来野炊踏青的游人,一派悠闲气象,就差当场生火烧烤顺便吹两瓶啤酒了。</p>
  
      三爷的脸瞬间就阴沉了下来,眉宇之间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气氛。</p>
  
      但陈蓦心情倒是很好,大步向前的同时也轻轻说道:“看来三爷这群手下,这里过的还算不错,可惜没啥好东西招待,只能在这鬼地方吹吹冷风了。”</p>
  
      “一群混蛋玩意!”</p>
  
      三爷怒吼,顿时惊动了上面的人群,不过陈蓦一点都不在意,反正院落被围得水泄不通,也根本没办法悄悄进去,早晚都会被发现,所以三爷吼不吼这嗓子都没关系。</p>
  
      “谁他娘敢骂我们混蛋玩意,有种站出来看老子不打死他!”</p>
  
      一群约莫十几号人站起来转身看了过来,摇头晃脑的甩着手中的棍子,凶恶的眼神不断扫来扫去,似乎想寻找出那个骂他们的家伙。</p>
  
      陈蓦十分配合朝旁边一站,对着那群回过头发现他们的人说道:“诺,这位骂的你们,有种过来打死你儿子啊!”</p>
  
      几人靠近的同时,陈蓦示意下架在三爷脖子上的刀子收了起来,但三爷却不敢有丝毫异动,因为他很明白,只要自己一但有所行动,身后两人会毫不留情的把刀子捅进他后背,到时候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也和死掉差不多了。</p>
  
      几个混混一个激灵,顿时看到了被藏在赵石身后的三爷,几人顿时收敛了凶相,哈腰点头一副狗腿子的模样。</p>
  
      “原,原来是三爷,您老人家怎么来了,快请快请。”</p>
  
      三爷哼了一声,不再多做言语,在身后两人威胁下,一路跟着陈蓦来到走向了落魄的院子,那几个小弟虽然有些困惑,但在三爷面前却丝毫不敢声张,只能闷不做声的目送他们靠近远处的院落。</p>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