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案生情愫章节目录 > 第七十五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

第七十五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


  
      被那个艳丽的大美女这么一打岔,白雪心里面之前一直萦绕不去的不安倒是被冲淡了,出去折腾了一大圈,浑身黏腻腻的,白雪快速的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舒适的家居服,对着镜子梳头发,看着镜子里面素面朝天的自己,又想起方才遇到的那个大美女,不由的有些心生感慨。
  
      平日里她觉得自己的相貌客观来讲其实是不差的,看起来挺甜美可人,并没有因为职业的缘故而产生什么外界偏见当中的那些变化,但是果然是人比人得死,方才遇到了那个大美女之后,再看看自己这模样,白雪就总觉得自己好像是个还没有长大的黄毛小丫头似的,一点成熟女人该有的韵味都找不到。
  
      那么一个成熟窈窕美艳的大美人,站在江城的身旁,光是想象一下都会给人一种心情愉悦的感受,就好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似的。
  
      白雪胡思乱想着,忽然脑海当中江城的形象就不由自主的被替换成了肖戈言,她皱了皱眉头,在自己想象的画面当中,原本还极具美感的画面因为男主角被换成了肖戈言,一下子就变得格格不入起来。
  
      肖戈言的那种冷冷清清的气质,还真的不怎么适合这种热辣美女。白雪暗暗的感慨,这就好像是在一道清爽鲜香的鱼片粥里面忽然加了一大把的辣椒酱,不但两者完全不搭,还会把对方最突出的特点都变得不那么和谐了。
  
      肖戈言适合什么样的女人呢?白雪洗完澡之后,有些疲惫的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胡思乱想,温柔婉约的?不行不行,温温柔柔的小姑娘可不一定能吃得消肖戈言那不按常理出牌的举动,还有疏离冷淡的态度。
  
      热情奔放的?好像也不行,以肖戈言那种讨厌人闹腾的性格,遇到一个热情似火的,估计会被他一脚踢开几米远,这一点参考乔光就知道了。
  
      白雪在脑子里面随即的给肖戈言匹配了好几种不同风格不同类型的女孩子,结果竟然觉得好像什么样个性的女孩子跟他搭配在一起,都挺不搭调的。
  
      难不成江城就是传说中的百搭款,而肖戈言……绝版孤品?
  
      白雪失笑,不晓得肖戈言要是知道了自己对他的这个评价,会是什么表情。
  
      胡思乱想着,她就迷迷糊糊睡着了,这一觉睡得黑甜无梦,一直到被自己的手机铃声吵醒过来,白雪有那么一瞬间甚至都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了。
  
      外面的天色已经黯淡下来,白雪急急忙忙坐起身来摸过手机,一看打电话来的是吴树,心里面顿时咯噔一下,好像猛地被人扔进了几个铅球,沉甸甸的让人喘不过气来,早先那种不安又重新涌上心头。
  
      “白雪,你赶紧过来现场,又出事了!地址我这就发给你,赶快!”
  
      吴树在电话里面讲话的语速又急又快,急急忙忙的吼完之后就把电话给挂断了,差不多过了一分钟,一条短信发进来,上面是一个地址。
  
      白雪不敢耽搁,赶忙换了衣服就出发,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案发现场。虽然在电话里自己根本就没有机会也来不及想吴树询问太多,但是一听吴树的那个语气和急迫程度,白雪心里面也早就有了自己的猜测,肯定是之前肖戈言预料到的那种情况发生了——碎尸案的凶手再次出手,又作案了!
  
      这一次的案发现场和上一次一样,都是出于近郊,只不过这一回的案发现场从地理位置和周边环境来说,比起上一宗案子要更有人气儿一点,距离现场不足二十米开外就是一条公路,并且这条公路来往的车辆还不算特别稀少,周围的地形也特别的平坦,一眼看过去什么能够阻隔视线的东西都没有。
  
      白雪赶到的时候,现场已经扯起了警戒线,所有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当中,白雪过去同吴树和石大河打了个招呼,然后就配合着其他人一起做事。
  
      其实她一到这里就注意到了,肖戈言并没有来,不过这也没有太让白雪感到惊讶,毕竟之前肖戈言也是接了政法大学那边的电话赶过去的,那边才是他的本职工作,没有道理舍本逐末,本末倒置。
  
      只是在现场少了肖戈言,白雪就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底气不足似的,假如自己的观点再与他人发生了相左的情况,白雪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底气坚持。
  
      这一次的案子,只需要一眼就能够让人看得出来跟前一起是有关联的,原因很简单,这一回的死者尸体也被拆得七零八碎,在空旷的地面上面堆成了一座小山一样的形状,上面还淋着粘稠的血浆,周围一大群的苍蝇耐不住这么巨大的诱惑,嗡嗡叫着想要往上扑,搞得一旁保护现场的同事除了自己的职责之外,还得在一旁不停的轰赶苍蝇,实在是烦不胜烦。
  
      有了前一次的经验,这一次白雪又见到了那一堆肉山的时候,倒是没有了前一次那么大的反应,虽然说还是有些胃里面翻搅的不适,但是大体还能够控制得住,不至于有什么尴尬狼狈的情况出现。
  
      白雪壮着胆子仔细的留意了一下这一次的“肉山”,她发现这一次的“肉山”比起上一次,竟然更具规模了一些,形状规规整整的,从下到上,还有一个尖。如果那不是用散发着腥臭味的人肉人骨堆砌而成,远远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做工略显粗糙的手工模型作业。
  
      上一次还堆得矮趴趴的,这一次怎么感觉好像“一山更比一山高”了似的?白雪心里面感到有些疑惑,忍着心里面的恶心,凑近了一些更仔细的观察了一番,终于被她给看出了一点端倪——这“肉山”看起来不仅仅是堆砌的比较形状规整而已,每一块血淋淋的尸块彼此之间都显得特别紧凑稳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支离破碎的,实际上又像是一个牢固的整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