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南唐晚秋章节目录 > 第一百七十四章 雨花台撒赖 二

第一百七十四章 雨花台撒赖 二

“姑娘,是想求药还是买玉?”就在耶律辛娅踏入雨花台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一道男声,耶律辛娅闻声望去,正好看见一名身穿深蓝布衣的男子站在自己的身前,面色温和,低声询问着耶律辛娅的要求。Ww.la
  
  “我要见高子弋!”耶律辛娅不顾礼仪的坐在了一旁的木椅上,大摇大摆的扬手说道。
  
  那下人听后一愣,随即问道:“姑娘是来治病的?”说完之后,那下人还将耶律辛娅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在确认耶律辛娅并没有什么问题之后,那下人的目光不由得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我说我想要见高子弋,不求医干什么!!还有啊,你别这么看着我,小心我将你的眼珠子挖出来!!”说到最后,耶律辛娅忽然坏笑的对着那下人做了个挖眼的动作。
  
  耶律辛娅本来长得甜美可人,可是这么一比划,愣是将那下人吓得噤若寒蝉,不敢再看耶律辛娅一眼。毕竟.........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对着你狞笑着说要挖掉你的眼睛,任谁都不会不害怕的吧?
  
  “姑娘,实在不是奴才不去通报,主要是..........主要是公子今日不见客。”那下人结结巴巴的将话说完,惹来了耶律辛娅的一记冷眼。
  
  耶律辛娅忽然站起身,双手叉腰,冷冷的看着那下人,沉声问道:“你说什么??高子弋不见我??”
  
  “姑娘莫要生气,主要是今日公子说了,他要闭门研究新药方,不见人。”那下人的声音里透着几分苦涩,他怎么就遇见了这么个难缠的姑娘呢?
  
  闻言,耶律辛娅的两个腮帮子不由得鼓了起来,有些愤愤的问道:“谁也不见?”
  
  “是,谁也不见。”那下人点点头。
  
  见此,耶律辛娅本是气得不轻,可是不知想到了什么,她的眸光忽然一转,仰着下巴说道:“谁也不见?我看也不见得吧?你去告诉你们家公子,就说楚言歌让我来找他的!!我倒是要看一看,他见不见我!!”
  
  “姑娘........认识楚姑娘??”那下人忽然问道,语气里透着几分疑惑。
  
  听了那下人的语气,耶律辛娅眸子微动,笑嘻嘻的说道:“是啊,我和楚言歌,是很好的朋友呢!”
  
  看着耶律辛娅不似说假话的模样,那下人居然真的点了点头,然后沉声道:“姑娘在此等候片刻,小的这就去禀报我家公子。”
  
  “好!”耶律辛娅也没想到楚言歌的名号这么好用,当下也有几分兴奋的回答道。
  
  看着耶律辛娅答应,那下人便连忙俯身告退,快速的掀开玉石店后的幕帘,朝着高子弋的内院跑去。
  
  耶律辛娅等在大厅中,有些无聊的往四处张望,正好看见了雨花台偏殿里的挽云阁。
  
  今日挽云阁上垂地的白帘都被疾风派人卷了起来,所以,当耶律辛娅一眼望去时,正好可以看见挽云阁上玉石砌成的阶梯和放在楼阁正中的如血鲜红的古琴。
  
  古琴七弦,琴身是由血红色的玉石打造而成,砌入了玉石地板,不能移动分毫。
  
  耶律辛娅被那古琴吸引,脚步不由自主的往挽云阁上走去,踏在玉石阶梯上的每一步,耶律辛娅都觉得如同梦幻,没有真实的感觉。可是,那把古琴,却像是一个诱人的仙女一般,亭亭玉立在挽云阁上,让她沉迷,脚步缓慢的往上移动着,双眼发神,额间的通灵玉发出了宝蓝色的光芒。
  
  “耶律辛娅!!”一道怒吼的声音在耶律辛娅的耳边响起,胳膊被人紧紧的抓住,耶律辛娅有些恍惚的往身后看去,正好看见了高子弋那双喷着怒火的眼睛。
  
  “高子弋.........?”耶律辛娅被高子弋抓得有些疼痛,当下不由得惊呼道:“高子弋!你干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
  
  看着高子弋还没有放手的意思,耶律辛娅不由得再次吼道:“我是——!”
  
  “你是大辽的雅南郡主,我自然知道!!”打断了耶律辛娅的声音,高子弋将耶律辛娅的手一把甩了出去,冷哼道。
  
  耶律辛娅被高子弋这么一甩,身体惯性的往前一倾,正好摔在了挽云阁上的玉石阶梯上。
  
  玉石冰凉入骨,耶律辛娅倒下的刹那便深吸了一口冷气,有些痛苦的嘶了一声。可是,高子弋就像是没有听见一般,只是依旧冷冷的望着耶律辛娅,沉声道:“下来!”
  
  看着高子弋无情的背影离开自己的视线,耶律辛娅吃痛的爬起身,有些哀怨的看着高子弋的方向,委屈得差点掉下眼泪。
  
  什么嘛,她可是大辽最尊贵的女人,高子弋居然敢这么对待自己?!!
  
  “还不下来?想让我派人将你赶出去吗??”就在耶律辛娅愣神的时候,高子弋再次转过身,冷冷的望着耶律辛娅。
  
  见此,耶律辛娅轻轻的抽了一口冷气,然后瞪着高子弋,缓慢的站起身,有些留恋的望了挽云阁上的红色古琴一眼。迈着不大不小的步子走下了挽云阁。
  
  雨花台大厅中,高子弋和耶律辛娅对面而坐,双方的眼神都有些不善,耶律辛娅是气极,而高子弋则是冰冷无情,一双瞳孔没有丝毫的波动,就像是没有感情的草木一般。
  
  “你说,是言歌让你找我的??”两人沉默良久,终于,高子弋率先开了口。
  
  闻言,耶律辛娅冷哼一声,揉着自己之前被高子弋紧握的肩膀,沉声问道:“高子弋,你对楚言歌这么好?你是不是喜欢她啊??”
  
  “关你什么事??”高子弋冷冷的看着耶律辛娅,没有回避,亦没有承认。
  
  见此,耶律辛娅的表情一时间变得有些复杂起来,她还以为,高子弋会拒绝回答呢...........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勇于承认这件事。
  
  “说吧,你有什么事?”高子弋再次开口道,望向耶律辛娅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件死物一般无情。
  
  耶律辛娅缩了缩脑袋,抿唇道:“你是怎么认识我的?我记得,那日我并没有告诉你我的身份。”耶律辛娅答非所问的看着高子弋,眼里布满了挑衅,其间,还掺杂着点点疑惑。